写在我的 20 岁生日

皮康龙发布

* 需要稳定的网络环境

我于 2000 年 5 月 6 日出生,算到今天已经 20 个年头了。我是一个记忆力很差的人,写下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回首过去、展望未来。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是贯穿了我的人生前 20 年的话,我会选择计算机。我在 2003 年搬过一次家,我印象中在搬家前就接触到了电脑。这也是我对于 2003 年前仅存的一点回忆,真正记事还是从 03 年开始。

我对于三年幼儿园期间的计算机其实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回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在这三年间对于计算机的使用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我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次是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去一个二年级的同学家玩。那个时候已经有 4399 了,他想和我一起玩网页游戏,就打开了百度。然后,拿出一本一年级还是二年级的语文书(苏教版),对着上面的一张字母表,「一指禅」打出了「游戏」两个字。没有歧视的意思,但那是年幼的我第一次见有人打字这么慢,你可以想象为了敲一个字母,然后对着书找半天,再对着键盘找半天的绝望吗。于是我给他演示了一下我的打字速度,换来的只有他的惊叹。不过太早会打字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由于我打字全靠自学,路子野,没采用「ASDF – JKL;」的指法,打字速度达不到专业打字员那么快。我在高考完的暑假尝试过矫正回标准指法,但最后以失败告终。

上小学后正赶上网页游戏兴起,我很荣幸地成为了第一批玩摩尔庄园和赛尔号的人。早在人人网还叫校内网的时候,我就有了账号。现在去人人网搜「皮康龙」的话应该会有好几个我当时的账号。那个时候谷歌还没有退出中国大陆。我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或者快上小学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悲剧。我校有一位同学放学回家走在路上的时候不幸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中,最终不幸身亡。这件事情当时在我们那个片区还是挺出名的一件事,连云港市连云区墟沟人应该还记得这件事情。但我当时还小,没法跟大人一起讨论这件事情,只能借助搜索引擎了解。然后,我用百度搜索,没有任何相关结果。但是,当我用谷歌搜索的时候,不但搜到了当时的新闻稿,还搜到了一个本地论坛关于这件事的一个帖子。有意思的是,谷歌在显示完几条自己的搜索结果后,会标注:「以下是百度提供的搜索结果」,然后显示百度的搜索结果。放在 2020 年看这种事情确实蛮赛博朋克的。

小学的时候 QQ 飞车和 CF 非常的火。那个时候爱拍网非常出名,我经常和同学借着去校图书馆帮忙的名义偷偷在图书馆的电脑上看爱拍网的视频。那个时候我还下载过录屏软件「拍大师」,制作我的游戏视频。可惜时间太久,我已经忘记了我的账号是什么。

小学的时候还有一件非常震撼的事情,那就是第一次看到 Windows 7 的界面。从 Windows XP 提升到 Windows 7 的震撼是我接触计算机这么多年为数不多的震撼经历。

为了上初中又搬了一次家,在初中时接触到了英雄联盟。也是在初中,直播逐渐兴起。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虎牙、斗鱼,直播的唯一软件就是 YY。现在小学生在抖音、快手发视频其实在我眼里都不算啥,毕竟我也是初中就成为主播的人。中考完的那个暑假,别人都参加补习班学习高一的知识,只有我玩了整整两个月,昼伏夜出,安安心心搞直播。

初中还有一件事情对我非常重要——那就是我终于接触到比特币了。那个时候我看了一个关于比特币的纪录片,片名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里面有几个镜头我至今印象深刻:一个是其中有一个人买了一台矿机,然后说这是从中国来的,胜败在此一举之类的话。还有一个镜头是在说子网掩码,镜头里的人说「two five five, two five five, two five five, zero」,非常的流利(废话,人家美国人),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可惜我当时既没钱,作为初中生有钱又不敢这样投资,不然现在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真正开始炒币是在 2017 年初,那个时候数字货币交易在中国是合法的,央视还做过报道,给数字货币的定义是「商品」,可以在指定的交易所进行交易。但是嘛……我当时未满 18 岁,所以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从 3000 人民币涨到了 30000 人民币。在比特币维持在 30000 元时,出现了一种新交易形式叫做「场外交易」,这种交易方式不需要交易人年满 18 周岁,于是我作为散户韭菜,立马跑步入场,把钱丢了进去。

然后在 2017 年 9 月 4 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认定首次代币发行(ICO)为非法金融活动,直接导致比特币币价暴跌,最低低至 18000 元。到 2017 年 10 月底,国内交易所已经全部关停……了吗?实际上,这些交易所立马换壳转型成了海外交易所,放宽了对身份的限制(比如不再需要年满 18 周岁了)。然后到 17 年圣诞节这段时间,数字货币可以说是疯涨,比特币最高涨到了 20000 美金,没错,从人民币变成了美金。那段时间真的是睡觉都能赚钱的日子。

炒币三年能谈的事情太多了,这里肯定写不完。这三年我在币圈认识了不少人,见证了无数人一夜暴富,也见证了无数人血本无归。这里就不细谈了。

高中还有一件对我意义重大的事情,那就是我终于接触编程了。我的第一个编程语言是 Python,但是我在这里不推荐任何初学者学 Python。我当时看的是廖雪峰的 Python 教程,屡败屡战了好几次才学会。Python 确实简单,但我觉得这种简单是对于一个已经会了一门编程语言的人来说的。对于完完全全的萌新来说,学 Python 的路上有太多未知的坑在等着你。

我现在大二即将结束,我对于我大学过去的两年非常不满意。究其原因,还是「方向错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大一学生真的能做项目吗?恕我直言,我大一写出来的那些代码简直就是「磁盘垃圾」。一个正确的后端工程师的学习路线应该是算法、前端、后端同时进步。算法必须深入地学,前端可以浅尝辄止,重点是后端,千万不能学会一点就去做项目,做出来的项目和正常的企业项目相比差远了。就我最近学习 JavaEE 的心得,Java 语言基础就要学的很细,最好把 JDK 源码都看一看,MySQL、Linux、Redis、Spring……这些都学透了吗?没学透凭什么做项目?做一些垃圾项目的过程中根本起不到任何提升自己的作用,一遍又一遍地写重复的低级代码,实际上就是为了给学长打下手,做别人懒得做的工作。有这些时间,真不如安心提升自己来的实在。有的人只关心你能不能给他产生价值,却不在乎学生自我的能力提升。只会 CRUD 的后端工程师走上社会能有什么用?

抛开计算机,我想谈谈我印象深刻的两个年份。一次是 2008 年,一次是 2020 年。在 2008 年,我看到了汶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所展现出的中国人民的大团结。在 2020 年,我看到了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下中国人民的大团结。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是完美的。我记得我上高中的一个假期,有人把学校违规补课的事情发到了人民网留言板(好像是这个地方),然后学校给的回复是没有违规补课,真是睁眼说瞎话,在当时的网站上获得了几十个赞、几万个踩的「骄人战绩」。有人把学校补课的事情反馈给教育局,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但尽管如此,我对江苏地方政府还是充满了好感。我觉得江苏的政府,至少在全国都是处在领先阶段的,我能感受到江苏政府确实在为人民服务。

好几年了,我的理想都是先当一名软件工程师,再做一个 IT 公司的创始人。现在看来,做软件工程师容易,做老板难。我对于软件质量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对于开发的软件长什么样也有自己的见解,有点像乔布斯工作的风格。比如我校有一个微信小程序,每次期末考试期间成绩查询功能就卡的要死,最过分的时候可以 loading 好几分钟都不出结果。我对于网页和小程序的要求是 3 秒之内必须加载完。开发应该带着优化的思想看问题,但这需要管理层和工程师一起努力。程序不应该只以「能跑起来」为目标,然后不断地加功能,而是一定要运用算法对性能优化、优化、再优化,程序员在公司工作应该在为公司提供价值的同时提升自己的价值。

我现在是对未来不确定的乐观主义者,懂的越多越觉得自己无知。后端开发可以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正在深入学习 JavaEE,但我相信,当我把后端开发工具的底层都摸透的时候,就离成功不远了。

分类: 未分类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